男子因盗窃被罚6万 白天交到法院后晚上偷出来

山东临沂沂南男子孟某,自今年6月份以来疯狂在县城各小区砸车玻璃盗窃,两个月的时间作案50多起。孟某归案后,民警发现,孟某14年前曾因盗窃被判罚金6万元,而这些钱白天刚交到法院,晚上他就潜入法院偷了出来。目前,孟某已被当地警方刑事拘留。

据了解,6月以来,沂南县城连续发生砸车玻璃盗窃财物案件。嫌疑人作案时间集中在凌晨,针对防范措施较差的居民区。民警通过调查发现,嫌疑人每次作案出 入必经县城的一条巷子。8月25日凌晨3点多,蹲守在此的民警发现了嫌疑人。通过一路追踪,男子再次作案时被民警当场抓获,并搜出弹弓、钢珠、手电筒等作 案工具及盗窃所得现金2000余元。经审讯,嫌疑人孟某,今年42岁,有前科。民警发现,孟某曾在吉林省某市因为盗窃,被判罚金6万元。他白天将罚金交到 法院后,晚上潜入法院偷出来,因此被判入狱14年,今年2月刑满释放。

出狱后的孟某无所事事,便开始琢磨来钱快又不费劲的门道。他将目标投向了县城居民小区内的中高档轿车,短短两个月的时间疯狂作案50余起。目前,犯罪嫌疑人孟某已被刑事拘留,案件审理及追赃等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 据《山东商报》

大学毕业生陷网贷泥潭 流浪街头躲债一个多月

秦磊(化名)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过着东躲西藏、四处流浪的日子。

21岁的秦磊,是今年6月刚从重庆某专科学校毕业的大学生,但他的另一个身份,是背负着近6万元债务的欠债者。这笔“还不起”的债,是他上大学期间,在数家校园借贷平台欠下的,本金、利息加上高额的逾期滞纳金,已经让他、乃至他所在的农村家庭,同时被甩离正常的生活轨道,陷入泥潭无法自拔。

近年来,各种网络借贷平台开始在各大高校流行,虽然贷款额度不高,但是手续简单,办理方便。而毕业生秦磊的借贷还款经历,也许能让各界对诸多名目的校园网贷做出一些思考。

他是如何一步步陷入校贷泥潭的?

2013年年底

第一次在“贷贷红”网贷平台上借款3000元。

2015年10月份

开始频繁在“分期乐”网贷平台上借钱。在分期乐借贷平台上借贷总额在1万元左右。

2016年1月初

1月6日,秦磊在达飞网贷平台上贷款4900元。秦磊每月需偿还的借款将近3000元。

2016年3月-5月初

3月26日,秦磊在借贷宝上按周息30%借到2000元,用于还贷。截至5月初,秦磊在借贷宝上的借款达到30多笔,共计3.6万元,已偿还2.4万元,剩余18笔本金加上逾期费用约1.8万元。

就这样“拆东墙补西墙”,他一步步陷入校贷泥潭……

催款

频繁接到催款电话

父亲手机直接崩溃

今年5月,一家网贷平台的催款电话首次打到46岁的秦家祥(化名)手机上,对方告诉他,其子秦磊在该平台有几千元债务出现逾期,并产生滞纳金,对方催促他尽快还款。秦家祥一头雾水:“债务逾期?滞纳金?”他以为遇到了诈骗电话。

其实,在接到催款电话前,儿子秦磊已给他打过电话,希望家人能先借钱帮忙还债,自己工作后赚钱还款。秦家祥很生气,认为儿子在骗他,直接拒绝了。但后来接到催款电话后,他这才确认,儿子确实瞒着家里贷了款。

“有时候一天要接到几十个电话,都是催款的,我不晓得他到底在外面借了多少钱。”秦家祥说,8月25日,一家来电显示为北京的座机号码打到秦家祥手机上,对方自称是催款公司人员,让他尽快帮儿子还款,并称会将秦磊欠款的事情告知其老家的村干部,让秦家臭名远扬。秦家祥听后顿时和对方在电话里吵起来。“你们(贷款平台)当初给他贷款的时候,为什么不联系我,现在他还不上了,来找我有什么用?”秦家祥愤怒地挂掉电话,但随后,手机又开始被各种骚扰电话和垃圾短信轰炸,导致其手机直接崩溃。

成都商报记者曾联系到这家催款公司,对方承认是受秦磊曾借款的“期待乐”网贷平台所托,对秦家进行催款。之后,秦家祥打电话向“期待乐”公司投诉此事,之后便再未接到骚扰电话。

秦家祥提供的证据显示,秦磊在“期待乐”平台上有一笔5556元的借款,但剩余1800余元本金一直未还,目前已产生6000元左右的逾期滞纳金。秦磊后来解释说:“当初是因为借贷平台还款系统出现问题,导致自己一直无法按期还款,后来因逾期滞纳金的事情一直未处理好,该笔借款便一直没还清。”记者也曾致电“期待乐”官方电话,工作人员称目前已经与秦家祥协商处理此事,接下来会给秦家祥本人回复。但截至记者发稿时,秦家祥表示尚未接到任何回复。

流浪

晚上睡公园长凳

曾5天没怎么吃饭

秦磊并不知道父亲被诸多电话催款的遭遇。

他现在已经重庆街头流浪躲债一个多月,连家人也不知道他的行踪。除非,他愿意主动联系。

8月25日,记者曾在短暂联系到秦磊,他当时恰好借旁人手机上网,他谨慎地聊过几句后,便匆匆下线。秦父此前便提醒记者,“陌生人他(儿子)不会加,怕是催账的。”

记者再次收到秦磊的消息,已是26日下午6点。8月27日一早,按照事先约好的时间地点,成都商报记者终于在重庆某地见到秦磊,21岁的他看上去有些憔悴。此前,他已在外流浪了二十多天,前一天下午刚在一朋友处借到几百元现金,“接下来先找份工作,尽快还债”。

多日的流浪,其实就是躲债。秦磊就读的是重庆某专科学校,离校前,他1200元贱卖了笔记本电脑,然后还了同学500元欠款。但6月17日离校那天,秦磊走得并不光彩,有朋友告诉他,当天有债主(在当地人处借的1500元)在校门口等他,秦磊闻讯赶紧联系了一辆出租车到校园里接自己匆忙离开。之后,秦磊拖着行李在永川城里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一晚上几十块,还是太花钱,只能住一晚旅馆,睡一晚大街”。一周后,秦磊用亲戚寄来的500元钱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月租房。期间,因无钱吃饭,秦磊两百元卖掉了早已停机的手机。7月底,在拖欠一周房租也未能找到续期的房款后,秦磊只好带着身上仅有的几十块钱离开,开始流浪生活。

这可能是秦磊一生中“最落魄”的日子。一天吃两顿饭,晚上躺在公园长凳上睡觉。“最长的一次是5天都没怎么吃饭,饿了就去公厕水龙头喝几口水,有时候步行到城郊农户家要点食物。”

流浪期间,秦磊也想过找一份工作,但无通讯工具、吃住也无法得到解决,他只能找发传单等兼职,一天下来能挣几十块钱,但这样的“好事儿”不常有。8月上旬的一天,身上仅剩几块钱的秦磊,鼓起勇气再次给父亲打电话求助,但电话里“软磨硬泡”两个小时,父亲始终没答应寄钱。最后,秦磊因为无钱支付电话费,只能给电话老板出具一张50元欠条。

秦家祥说,现在一听到儿子提钱的事情就心烦,“我不想他联系我”。那么,能惹得父亲如此大动肝火以及秦磊四处躲债,他到底贷了多少钱?又为何要贷这么多钱呢?

借钱

网络借贷手续简单,无需家长签字

这一切“烦恼”的根源,始于秦磊2013年的首次网络借贷。

秦磊来自巴中农村,家庭经济并不富裕。2013年,他考上了重庆一所专科学校与财经相关的专业。秦磊的大学生活费是每月800元,他告诉记者,身边很多同学每月生活费1000多元,而自己知道家里的情况,未曾多要。“我没想过跟他们攀比。”秦磊说。

2013年年底,一次偶然,秦磊知道了大学生网络借贷平台,他当时恰巧要和同学去成都玩,便第一次在一款名为“贷贷红”的网贷平台上成功借款3000元,成都之行并未花光3000元,他将余钱存进了银行卡里。“每月还几百块钱,利息也不高,当时在外面做兼职,还起来没有压力。”秦磊说,当时网络借贷并不麻烦,只需要填写自己的学号、手机号、身份证号、辅导员和家长的联系方式,不需要家人签字。

记者登录一家网络借贷平台的官网,至今仍能看到类似的表述:“……凭学生证即可在线办理, 在线购买, 简简单单几分钟搞定……”秦磊注意到,几乎从他在网贷平台上借到第一笔钱开始,各种名目的网贷小广告开始陆续在校园出现,地点包括宿舍楼、食堂周围、校园广场甚至厕所墙上。

消费

钱来得太易,经常出去吃饭、K歌

网络借贷的方便快捷,加上自己做兼职一月也能赚取数百元,这让秦磊觉得钱来得太容易。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此前一直过着“紧张生活”的秦磊手头宽裕了很多,出去吃饭、K歌等高消费的次数随之增加,有时候玩得太晚,就直接在校外开宾馆住宿,加上平时抽烟、上网,偶尔和朋友结伴到周边城市游玩,秦磊一月花费达到两千元左右。

熟悉网络借贷平台的操作流程后,秦磊也开始通过兼职帮人办理网络借贷以赚取一两百元不等的中介费。2014年寒假,秦磊回到巴中老家,当时父亲正在家里养伤,看着家里的窘境,秦磊告诉父亲,自己可以通过兼职赚钱养活自己,不再需要家里寄生活费了,年后开学,秦磊只在家里拿了100元路费。“家里确实有一年半没给他寄生活费,我以为儿子真能养活自己了。”秦家祥并不完全明白儿子口中的“P2P”兼职(网贷业务)是什么意思,但他告诫儿子“千万不能干违法的事情。”

回到学校后,秦磊全身心投入帮人办理网络借贷以赚取中介费。秦磊说,2015年暑假,他还去应聘了一家新生的网络借贷平台代理,吃住花费了几千元,最后代理却并未做成功。但秦磊的高消费生活“已成习惯”,依旧经常外出吃饭,和朋友K歌,去网吧打游戏,购买游戏装备等。“改不了了,我的自控力很差,理财也不行。”秦磊说。

目前的证据显示,正是从2015年10月份前后开始,秦磊频繁在一款名叫“分期乐”的网贷平台上借钱,其消费记录显示,秦磊有过多次现金借款,借贷总额在1万元左右。秦磊说,主要是用于平时的正常生活费开销,以及偿还网贷平台上当月到期的欠款(1000元左右),秦磊后悔当初有余钱的时候没有提前将这些欠款还清,“当时想到能赚钱,每月按时还就是了,现在没钱了,就只有靠借贷还钱”。

沦陷

周息30%借钱还贷,各网贷平台全部逾期

今年1月初,秦磊再次陷入经济困境,眼见又有一笔2000余元的借款到期。秦磊开始选择“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还贷。1月6日,秦磊在达飞网贷平台上贷款4900元。这样一来,秦磊每月需偿还的借款将近3000元。这笔钱对他而言,就像一座大山,压在他的头顶。

今年3月,眼见两家网贷平台将出现逾期产生滞纳金,秦磊再次慌乱。正当他一筹莫展之际,有借贷中介向他伸出了橄榄枝,称可通过借贷宝平台发放借款,秦磊感觉抓到了救命稻草。

秦磊介绍,在借贷宝平台上借款,出借人与借钱人多是线下沟通,私下约定好按照周息30%(或25%)借款,一周后还清,然后双方在借贷宝平台上完成交易。3月26日,秦磊在借贷宝上找人按照约定的周息30%借到2000元,拿到这笔钱后,他赶紧去还其他借贷平台上即将到期的贷款。

秦磊说,在借贷宝上借钱还贷,是他最后悔的一个决定,因为利息太高,而自己短时间内无法及时还款,逾期同样产生额外费用。他不得不通过借贷宝平台借更多的钱来填补先前借的本金以及高额利息,如此形成恶性循环,债务向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到了5月初,秦磊在借贷宝上的借款达到30多笔,金额从100元到2500元不等,共计3.6万元,目前已偿还2.4万元,剩余18笔逾期借款,本金加上逾期费用共计1.8万元左右。秦磊说,1.8万中的本金只有1.2万元,而1.2万元里实际到手的只有7000元左右,这部分钱基本上用于偿还该平台此前的贷款。

看着越来越多的债务,秦磊被彻底击垮,再也不敢继续借钱还贷,紧接着,先前另外5家网贷平台的借款陆续出现逾期,并开始产生逾期滞纳金。

未来

希望赚钱还债,尽快回归正常生活

“当时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以为自己能赚钱,很快就能把这些账还清,没想到在网贷圈子里越陷越深。我想尽快找一份工作,锻炼自己,也给自己一段时间反省以前的人生。”秦磊一脸懊悔。

偶尔,秦磊会借朋友的手机登录QQ,瞬间弹出诸多催款信息。“欠了这么多钱,其实我自己用的可能就1.5万元左右,其他的钱基本上是用于偿还借贷宝上找私人借的贷款和利息了。”秦磊当着记者的面,登录几家网贷平台,细算了一下自己的借款账目,截至目前,在各大平台陆陆续续的借款总额大约在10万元左右,除去先前自己还掉的部分,目前欠有6万元左右债务,其中包括2万元左右的逾期滞纳金(管理费)。

目前,秦家父子很想解决这一身债务。“儿子欠的钱,我们不是不想还,而是实在还不上。” 秦家祥说,2013年,他做零工时受伤住院,治病前后花了十几万,很多钱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的。现在,小女儿又要上大学了,面对数万元债务,全家束手无策。

秦家祥希望能够通过一些正常的渠道,比如借贷平台能否视情况协商减免一些逾期滞纳金和利息,签署一些具体偿还金额和约定时间等协议,或给他一些机会,让儿子靠自己的双手来赚钱还债,“实在不行,他们只有去把他(秦磊)告了,但那更拿不到一分钱”。

成都商报记者曾致电借贷宝客服,对方表示,借贷宝平台限制的最高年利率是24%,是在国家法律允许范围之内。借款人与还款人私下协商的高息借贷,借贷宝平台无法对此进行监管,不过,还款人可保留相关证据,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类似事情。

发稿前,秦家祥给记者发来消息,让转告给秦磊:“做事先做人。凭空想、异想,迟早都要栽跟头的。”

/ 相关链接 /

校园贷疯狂乱象

已引发管理部门关注

校园贷疯狂乱象已经引发管理部门高度注意,今年4月,教育部办公厅联合银监会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通知”提到,随着网络借贷的快速发展,部分不良网络借贷平台采取虚假宣传的方式和降低贷款门槛、隐瞒实际资费标准等手段,诱导学生过度消费,甚至陷入“高利贷”陷阱,侵犯学生合法权益,造成不良影响。

根据通知要求,各地要加大不良网络借贷监管力度,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日常监测机制。此外,通知还提到建立校园不良网络借贷实时预警机制,及时发现校园不良网络借贷苗头性、倾向性、普遍性问题,及时以电话、短信等多种形式向学生发布预警提示信息。

成都商报记者 王超 摄影报道

(成都商报电子版)

男子为小三两诉离婚被驳回 妻子同意私生子进门

(原标题:男子两诉离婚被驳回妻子同意私生子进门)

京华时报讯 42岁的王宁和李平(均化名)结婚15年,女儿也13岁了。没想到王宁在外面有了第三者,还同第三者生下了一个儿子。继第一次向法院诉请离婚被驳后,此次王宁又一次诉请离婚。为保全家庭,李平仍没同意离婚,她甚至同意丈夫同第三者生的儿子进门。记者昨日获悉,海淀法院判决再次驳回了王宁的离婚诉求。

王宁诉称,他和李平在1996年认识,2001年2月22日领了结婚证。结婚两年后,女儿小玉出生了。因为两人都是初婚,婚前了解少,结婚草率。婚后,他发现双方性格差异大,没有共同语言,两人老吵架,李平也不孝敬父母。

2015年7月31日,以夫妻感情不和为由,王宁向海淀法院诉请离婚,但被判决驳回。王宁认为,该判决不准离婚后,李平仍不思悔改,我行我素,对家庭不负责任,两人以后再无和好可能,故诉请法院判决离婚,由他抚养女儿,李平每月给1000元抚养费。

对此,李平不同意离婚。她说,两人从中学时就自由恋爱了,感情基础好,第一次王宁离婚诉请被驳回后,他还给自己和孩子生活费,所以她认为两人还有感情,“他在婚外有了第三者,还与第三者生了个男孩儿,他父母一直想要孙子,我可以接受这个孩子,并给予第三者一定赔偿,以便来维持这个家的完整。”

海淀法院审理查明,王宁第一次申请离婚被驳回,该次庭审,他又承认与他人存在不正当男女关系。李平指认,在2015年10月12日,王宁和另一女子的孩子在北京市上地医院出生。

海淀法院认为,王宁和李平两人在早年自行相识,具备一定的感情基础,经法庭查明,王宁曾经和他人有不正当关系,已经违背了对妻子的忠实义务,其行为应予谴责,并对两人的感情不和承担责任。虽然法院没完全确定王宁与第三者生有儿子,但作为婚姻中的过错方,王宁却以家庭琐事、性格差异为由主张离婚,反看李平女士,却有强烈维持家庭的意愿,故法院不应认定两人感情完全破裂,故再次驳回了王宁的离婚诉请。

>>律师分析

家事审判将增加修复家庭关系新职能

北京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婚姻家事法专业律师杨晓林称,在离婚案件中,原告第一次起诉离婚而被告不同意离婚的,法院一般会驳回。如果原告坚持要起诉离婚,一般也会在6个月后提起第二次起诉,该种情况下,不管被告是否同意离婚,法院通常会判离婚,“从某种程度上将,这也成了离婚双方都了解的一项潜规则”。

然而,“第一次不判离第二次判离”的规则目前正在被改变。近一年来,最高人民法院专委杜万华就家事审判改革话题多次强调,就离婚案件的审理,应区分是“婚姻死亡”,还是“婚姻危机”,家事审判将增加修复婚姻家庭关系新职能。

就该案而言,杨晓林分析,该次判决无疑体现了最高法对修复家庭关系的新导向,“改变多年来在社会建设中我们对婚姻家庭关系稳定的维护不够,人民法院在家事审判中重裁判,轻婚姻家庭关系的局面。”

杨晓林认为,在司法审判实践中,应切实把握《婚姻法》中关于离婚的判断标准,即夫妻感情是否确已破裂。“如果是已经 死亡 的婚姻,法院肯定会依法判决离婚的,但如果婚姻只是出现了危机,该判决将会对婚姻家庭关系的修复,起到积极的作用。”

昆明一男子借酒劲耍酒疯谎称被车撞 上演挡路闹剧被拘5天

云南网讯(记者 杨之辉)一男子酒后躺在路中声称被大货车撞了,讹上过路的货车。警方查实,该男子系酒后滋事,遂该男子被拘留。

8月28日晚23时30分许,昆明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一大队民警巡逻经过大树营立交桥底层路段时,看见道路中央有一名中年男子横卧在一辆大货车前,该男子叫嚷着自己被大货车撞了。

民警走近查看问询,被挡货车司机表示自己的车压根没与该男子接触,是该男子跑到车跟前自己倒下的。而倒地的男子却言语含糊,且身上还透着浓浓的酒味。

面对民警的质问,该男子拒不配合,用身体多次冲撞民警,阻拦正常行驶的机动车,民警随即将其控制移送辖区派出所。

据查,酒后滋事男子姓羊,现年35岁,昆明人,当日其未被车辆碰撞,系酒后行为失控。

目前,羊某已被公安机关处以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

20160830_57c61ab84311a

湖北6名富家女为寻刺激偷东西 互相攀比"战利品"

(原标题:应城6名女子走上偷盗之路,盗窃不为求财只因为…..)

湖北6名富家女为寻刺激偷东西 互相攀比"战利品"

图为嫌疑人扮顾客站在货架前

湖北6名富家女为寻刺激偷东西 互相攀比"战利品"

图为嫌疑人将偷取的化妆品装入包内

楚天都市报8月30日讯 应城6名女子为寻刺激,数次装扮成顾客进入化妆品店盗窃化妆品,并且得手之后相互炫耀谁的“战利品”多。8月29日,以孙某为首的6人盗窃团伙全部落网,其中5人被刑事拘留。

7月5日上午9时许,应城市城中振兴街一化妆品店店员对商品进行清点时,发现价值800余元的化妆品数量对不上号,老板怀疑被盗,随即报警。

警方经过调查询问,发现当晚9时许,该化妆品店接待了6名女性顾客后关门,次日开门清点货物时发现化妆品数量不对。

民警调取当晚店里的监控录像,发现这6名女子进店后不停的走动分散店员注意力,然后伺机在货架前偷取化妆品。6名女子盗窃手法熟练且相互配合,民警判断她们应该不是第一次作案,遂在辖区各化妆品店展开走访调查。

不出所料,位于应城府前街的另一化妆品店7月4日晚8点也发生了化妆品被盗事件,但由于店内录像监控不清晰,无法调取嫌疑人特征。民警遂将该6名女子的视频截图拿给该店的老板辨认,老板确定照片上的几名女子曾来过。通过对监控视频的反复查阅比对,警方最后确定该6名女子分别在6月21日、7月4日在应城某化妆品店盗窃两次,于7月4日在另一化妆品店盗窃一次。

为了确认嫌疑人的身份,民警让两家化妆品店的工作人员将视频截图发至会员群内,很快便有人认出了视频截图内一名49岁的女子孙某。确认了嫌疑人孙某的身份后,8月25日晚9时许,民警在孙某家中将其抓获,经过对孙某的审讯,警方顺藤摸瓜抓获另外5名同伙,令警方意外的是,该团伙中还有1名未成年人。

经查,孙某曾在城区内开过一家牌场,和盗窃团伙中的另外5人经常在一起打牌,后孙某的牌场因经营不善关闭,但这6人一直保持着联系。今年2月始,6人就开始密谋盗窃化妆品,令人费解的是,这6名嫌疑人均家境富足,实施盗窃并不为求财,而是寻求刺激,还互相攀比谁的“盗窃成果”多。

据办案民警介绍,6人实施盗窃以来共盗得化妆品价值2万余元。8月29日,49岁的孙某、38岁的孙某某、35岁的詹某、36岁的胡某、33岁的胡某某被应城警方依法刑事拘留,15岁的魏某因不满16周岁被责令其家长或者监护人严加管教。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之中。

20160830_57c61ab6626fe

女子录取通知书被同学妈妈撕碎 因拌嘴心情不佳

(原标题:录取通知书被同学妈妈撕碎)

女子录取通知书被同学妈妈撕碎 因拌嘴心情不佳

录取通知书被同学妈妈撕碎

女子录取通知书被同学妈妈撕碎 因拌嘴心情不佳

录取通知书被同学妈妈撕碎

河南鹤壁一高考生遭遇蹊跷事儿,她去学校转团关系时,不慎将装有通知书等资料的档案袋忘在电动自行车筐里,出来再找却不见了,后经查看监控录像发现:是校同学的母亲将翻落在地的档案袋捡起后,取出通知书等撕碎后扔在了草丛中……8月29日,被撕毁通知书的学生家长在愤慨后表现出谅解:可不能把撕通知书家长的孩子名字说出来。

事件 大学录取通知书失踪

“马上就要开学了,谁捡到这么重要的资料都会送还的,当时真是急坏了。”被撕毁通知书学生雯雯(化名)的妈妈说,8月22日8时43分,雯雯骑电车到学校教学楼去转团关系,放在车筐中的通知书、贷款证明和户口簿都在一个袋子里装着,不料车翻了都落在了地上。

“找了一天没有找到,23日跟学校沟通调取了监控。”雯雯妈妈说,在监控上看到8时48分,被一位女家长捡起,随后这位家长走到学校后院,跟随这位家长的足迹,在一处草丛中找到了录取通知书封面和户口簿的户主信息。

“当时很不能理解,捡到的东西为何要撕掉?其间在学校还碰见这位家长2次,问她有捡到通知书之类的没,她都说没有。”雯雯妈妈很是生气和不解。

雯雯妈妈正好是在这所学校做后勤保洁,跟学校整理花木的人熟络,让她们帮忙找,果然在另一处花草中找到了户口簿信息。可是最重要的录取通知书却不知所踪。

撕毁通知书当事人儿子磊磊(化名)和雯雯是一届同学,今年都考上了大学。为探究竟,8月24日一大早,雯雯打听到捡到同学磊磊家,告知通知书的重要性,要求尽快找到归还。下午1点多钟烈日当头,同学的妈妈突然赶到学校,正准备离开时,被保洁人员和雯雯妈妈撞见,从她腰中搜出被撕毁的录取通知书和贷款证明。

调查 撕毁只因当时拌嘴生气

随后记者赶到雯雯同学磊磊家中了解情况,磊磊妈很坦然地承认了一切,确实是捡到,撕了,但是当时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据这位女子讲述,当天天气很热,孩子磊磊在外地打工,她替孩子去学校办理团关系,却找不到孩子的名字,有点儿心急,拿着捡到的资料当扇子用,给孩子的爸爸打电话拌了几句嘴。早上吃了些药,迷迷糊糊的,一生气就将捡到的资料撕了,扔在花丛中。

“我也不识字,是个农村妇女,只记得是个红色的皮,粉色的纸,雯雯来找的时候才想起来是不是那天撕的东西,人家很重要。知道自己办错了就赶紧去找,心里真是觉得不得劲,别给人家孩子造成啥后果。”她说,这事也不关乎俺孩子啥事,希望对方能谅解一时糊涂,不给孩子们造成恶劣影响,也认识到错误,希望能够得到原谅。

观点 律师称这种行为为人不齿

事情发生后,雯雯家尽快把录取通知书一块块拼凑了起来。他们经咨询学校,对方答复只要能看出来通知书就不影响入学报到。雯雯妈妈说及此事五味杂陈:“的确很生气,拾金不昧,这也不是金子,但是比金子还金贵啊。”后来他们面对记者却表示,只要自己孩子入校不受影响,也不希望再追究对方的责任了,他们选择谅解。

事件引发网友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孩子失误遗落资料,捡到者如完璧归赵本该被表扬,但撕通知书确实可恨,她自己儿子也是大学生,将心比心,其心理可谓阴暗,其行为可恨可恶。看来普及心理健康这一课任重道远。

也有人认为,也可能撕毁者不知通知书为何物,既然她认知错误,也没有造成严重后果,选择原谅也未尝不可。

对此,河南大正永恒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王震宇认为,撕毁通知书的当事人构成了侵权,如果她给失主造成重大损失或者拾取物价值巨大,则涉嫌构成侵占犯罪。从这个事件看,显然没有达到这种后果,但是从传统美德来看,拾金不昧依然值得提倡,这种行为显然为人不齿。

村民遇电信诈骗称"侮辱祖国"要坐牢 坐政府前大哭

(原标题:村民被电话告知“要坐牢”险被骗)

8月30日9:50时许,黄山区新华乡董家湾村65岁黄某某坐到乡政府门口嚎啕大哭,这一阵大哭引来了过往行人,乡政府工作人员在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门口,了解情况,据黄某某口述:“自己接到号码为 “00055162801110”的电话,电话里的人首先称本人是安徽省公安厅工作人员,说她本人焚烧国旗,侮辱祖国、侮辱国家领导人,接着将黄某某的家庭住址、身份证号码等个人信息报给她听,并强调黄某某在工商银行办理一张银行卡,如果不想坐牢,要按照其要求进行操作,如果到外面宣扬或者到派出所报警,不按要求操作,就对她采取强制措施,后果会很严重等类似的话。

黄某某对此电话的内容感到害怕,但苦于没有文化,不知所措,就坐在乡政府门口大哭起来,乡政府工作人员在了解情况后,告知黄某某一定不要轻信,这是典型的电信恐吓诈骗,先利用报称黄某某的身份信息而使其信任电话内人,再用恐吓的方式将黄某某吓到,目的是要求黄某某按照其要求进行信用卡转账。乡政府工作人员要求黄某某对此电话进行设置黑名单处理,对号码内的人所讲内容不予理睬。黄某某在听到乡政府工作人员的告知后称:自己这下放心了,自己会按照乡政府工作人员的要求处理。至此,新华乡政府成功阻止一起电信恐吓诈骗案件。

20160831071659904

男子被骗进传销怀恨在心 村内持刀砍人致2死4伤

(原标题:原创 | 男子因被拉入传销组织怀恨在心 持刀在村中疯狂砍人 致2死4伤)

男子被骗进传销怀恨在心 村内持刀砍人致2死4伤

被砍伤的王老汉。

男子被骗进传销怀恨在心 村内持刀砍人致2死4伤

王老汉驾驶的三轮车上沾染血迹。

男子被骗进传销怀恨在心 村内持刀砍人致2死4伤

翟某虎被村民控制。

男子被骗进传销怀恨在心 村内持刀砍人致2死4伤

王先生妹妹为保护孩子背部被砍伤。

导语

8月21日上午8时许,山西省运城市夏县胡张乡小李村,一村民持刀行凶,致一名6岁男孩和一名老人被砍身亡,另外4人受伤,伤者包括2名儿童。村民称,嫌疑人翟某虎曾被同村人翟某国等人骗入传销组织,积蓄被骗完后欲报复其家人。在行凶途中,翟某虎与村民王老汉发生口角,便当街行凶。夏县县委宣传部回应,此案件仍在调查之中。

1事发:行凶途中发生口角砍人

据村民介绍,8月21日早上,王老汉和妻子、女儿及一岁半的外孙女在家门口卸玉米,11岁的外孙女在屋里睡觉。王老汉将电动三轮车停在家门前,导致门前道路难以通车。翟某虎驾驶电动三轮车从其门口经过时,因车速太快,撞上王老汉的三轮车。王老汉说了一句“你骑这么快干嘛”,两人发生口角。

翟某虎从自己的三轮车上拿出一把菜刀,朝王老汉砍去,还砍伤了王老汉的妻子、女儿、1岁半的外孙女,并进入王老汉家中,将其正睡觉的11岁外孙女砍伤。村民表示,5人当时的伤情并不严重。之后,翟某虎骑着自己的三轮车离开,进入离王老汉家100多米远的翟某国家中,将其正看电视的6岁儿子砍死。因未在翟某国家中找到其他人,翟某虎又返回王老汉家中,再次砍伤王老汉及其妻子、女儿和两个外孙女。

小李村原村支书王明(化名)称,自己家和王老汉家是邻居,他听到吵闹声后从家里出来,看到翟某虎拿着刀朝人群乱砍,便顺手拿了一把铁锹,上前对翟某虎说“你父母也不容易,把人砍伤还得赔钱,别闹了”。翟某虎听到之后,便不再乱砍。随后,一村民控制住翟某虎的双手,王明按住其脖子,另一小伙将其手中的菜刀夺下。

王明称,村民控制住翟某虎后,将其送回家中并派人看住,以防其逃跑。村民报警,还为伤者叫了救护车。王老汉的妻子在送医途中死亡。王老汉和女儿被送往夏县人民医院,受伤的两个孩子被送到山西省运城市中心医院。

2共致2死4伤 一男子仍在重症监护室

王老汉的儿子王先生称,父亲今年64岁,腿脚不利索。被砍后,王老汉的两小手臂粉碎性骨折,右手大拇指肌腱断裂,脖子左侧伤口伤及骨头。鼻子和嘴之间也被砍了一刀,伤口深及口腔,上排牙齿脱落。王先生称,父亲被送到医院时已休克,为了保住父亲性命,医生对其伤口进行了前期处理,并将在感染期过去之后,再为其进行手术。目前,王老汉仍在重症监护室进行救治。

王先生表示,妹妹左手臂骨头被砍断,目前骨头已接好,打了石膏,背部被砍6刀,未伤及骨头,至今仍无法下床。1岁半的外甥女左手臂被砍断,只有部分皮肉相连,腿部也有伤口。11岁的外甥女左手靠近手腕处被砍骨折,左腿膝盖处伤口能看到骨头。医生告诉家人两个孩子分别还要进行三次手术,目前还不能下床。

王先生表示,妹妹手臂功能能否完全恢复还不确定,“现在最担心两个孩子,不知道其手臂能否保住,害怕影响以后生活。”

8月29日,经村里协调,乡政府给予王老汉家人7000元安葬费,家人为王老汉的妻子办理了后事。夏县县委宣传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行凶者被当场抓获,该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中。因此案涉及刑事犯罪及民事赔偿问题,具体赔偿方案要等法院审理宣判后才能确定。

3行凶者疑因被同村人骗进传销报复

据前村支书王明向前街一号(:qianjieyihao)记者回忆,事发后,村民将翟某虎送回家中。据翟某虎的母亲反映,同村的翟某国、翟某宽两人在广西搞传销,儿子被骗去后,所有积蓄均被两人骗光。此后,翟某虎回到家中,但晚上经常睡不好觉,说要把翟某国、翟某宽两家人全部杀死,甚至说梦话时也会喊两人的名字。翟某虎的母亲据此怀疑儿子有精神问题,便在村里找了一个人,想和其一起带翟某虎去西安看病,“但对方最近家里忙,说过几天再去,没想到就发生了这个事情”,王明称。

据村民翟先生介绍,翟某虎家里有兄弟三人,他排行老二,虽到适婚年龄,却还未结婚。翟某虎常年在外打工,事发前几天刚刚回家。另有村民表示,事发后,翟某虎的父母说要把家里的牛卖掉赔钱,但把牛卖掉之后,其家门紧锁,家里的人都不见踪影。

20160831071602534

陕西一七旬老人卖玉米收12230元全被鉴定为假币

陕西一七旬老人卖玉米收12230元全被鉴定为假币

本报讯(记者 沈广睿)辛辛苦苦种地收获的庄家就想卖个好价钱,但谁也没想到,卖了粮食拿到手的钱竟全是假币,这事就发生在泾阳县三渠镇三渠村农民杜某某的身上。

8月30日,记者从泾阳县公安局三渠派出所办案民警处了解到,8月27日下午,接到报警称,三渠信用社有人用假币存钱。接警后,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开展调查工作。此时,三渠镇三渠村人的杜某某正在三渠信用社存钱,所持有的5000元现金为假币。据了解,杜某某,女,现年72岁,三渠镇三渠村人。前不久,家门前突然有人吆喝收购玉米、小麦。询问了对方收购价后,觉得价格还可以,就把家中的粮食全卖给他。趁老人放松了警惕,对方就把假币给了他。事发时,老人浑然不知钱是假币,竟然拿了5000元存到信用社,留下7230元以备不时之需。办案民警表示,卖粮款一共12230元全是假币,这些骗子真是可恶,老人这么大年纪了,种些粮食很不容易。

陕西一七旬老人卖玉米收12230元全被鉴定为假币

针对犯罪分子用假钞购粮坑农案件,泾阳公安对此类案件进行了总结:一是涉农坑农假币案件在农忙收播前后尤为突出。发案地均为农村地区,发案时间均在农忙收播前后,且均以上门收购粮食为借口;二是受害农民缺乏人民币防伪知识和反假币意识。由于对防伪特征认识不多,使用验钞机等防伪措施的意识不强,农民成为犯罪分子利用假币诈骗较为理想对象;三是所使用假币多为机制胶印假币,伪造逼真,许多细微地方也惟妙惟肖,欺骗性较强;四是假币冠字号码特征相似,均为模仿第五套99版人民币,其中百元券占大多数。

目前,一些犯罪分子利用农民急于卖粮心理用假钞购粮,给农民造成严重经济损失。鉴于近期此类案件时有发生,公安机关提醒农民朋友卖粮时应多加留意,以防上当受骗。目前,泾阳县公安局已经立案,假币来源、数量、涉及人员正在进一步侦查过程中。